第1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文案:

    对颖洛而言,

    颖夏是儿子,也是情人,

    血缘,无可抹灭的牵绊。

    侵占的 y_u 望让他化成贪婪的狼,

    只想生吞活剥了这只兔子,

    好让两人的血与肉,

    更加紧密缠绵。

    血浓于水,

    情也一样,浓得化不开。

    第一章

    天河帮,大规模不法帮派,掌控中区以北黑白两道生意,是让警方头痛不已的跨区域发展组织。

    颖洛,三十四岁,天河帮直属堂口山魑堂堂主,别号“山魑堂的恶鬼”。

    能在这种年纪就掌领帮会堂口,除了手段狠酷之外,那种认定了后就不退缩、遇事能调整心态、迅速解决麻烦的个 xi_ng 才是他生存至今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既是黑道中人,表情自然凶恶,浓眉大眼及宛如刀斧刻削而成的颊颔,自然而然名列于美男子之中,他也善用自己外表上的优势,花丛中男女通吃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应该早就结婚了吧?

    并没有。他十六岁时搞大过女人的肚子,当时被双方家长逼着结婚,叛逆的他离家逃往外乡,后来进入天河帮。这经历让他对成婚生孩子这事有相当大的反感,现在他跟女人上床绝对带套,也不让任何女人有机会当上堂主夫人。

    所以,一直维持黄金单身汉的身分,让许多女人心碎。

    在例行 xi_ng 的堂会事务汇报之后,他离开天河帮总部,职务等同于秘书的忠心下属阿豪过来提醒。

    “洛哥,那位已经到了,你要不要提早回去看看?”

    好心情立刻崩坏,颖洛打从心底厌恶那个意料之外的客人,却因为道义上的责任不得不接收对方。

    “晚点。阿豪,带兄弟们上桂姐的酒店玩玩,新进了一批好货色,去捧个场。”

    适当的给与下属好处是必须的,这也是收心的一种方式,颖洛向来大方,相对的,若是犯了他的忌讳,下场也异常的凄惨,绰号—“山魑堂的恶鬼”也就是这么来的,明指他对付异己手段残酷,根本不是人。

    酒店里,他与兄弟尬酒,调戏小姐,酒酣耳热色心就起,考虑要带一个出场过夜,一排小姐看过来,漂亮是漂亮,风尘味重,少了让他心痒难耐的特色。

    几年来,怎么就是找不到一个能完全合他意的人?颖洛暗地生起气来。

    酒店公关桂姐知道他口味挑,凑过来说:“洛哥啊,有个兼差的学生,气质一等一的好,还没到,让她直接上你家伺候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我知道你故意找一些年轻小姐,骗客人说是没钱缴学费的大学生,坑了笨客人大笔大笔的小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唷洛哥,我骗别人,可怎样也不敢骗你啊。现在学校寒暑假,女学生想找个轻松的打工赚学费,你就当作是帮忙人家嘛。”桂姐挽着颖洛手臂,亲热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丑话说前头,要是人来我不满意,我会立刻轰她出门。”

    桂姐谄媚地笑:“是,洛哥的口味我哪会不知道?包君满意包君满意。”

    颖洛在酒店里又多待了一个小时,才跟兄弟们回到山魑堂。堂里随时有小弟们值守,重要干部也都住在里头,颖洛是堂主,独占后院的两层楼洋房。

    醉醺醺,却没醉到需要人搀扶,进屋前听到小弟说人已经到了,才想起桂姐说要送人来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先安排在二楼客房,想说等大哥回来,再决定让他住哪里。”

    颖洛没多想什么,只说:“嗯,你们出去了,别吵我。”挥手要人出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