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节(2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
    他酒量向来好,就算喝得多,也会保持七分理智,风云诡谲的黑社会待久了,知道有丝疏忽就会要了他的命,这点就算在自己家里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酒是色媒人,如今他全身发热,肚腹下一阵一阵的紧绷,可迫不及待找人干上一场了。

    进了客房,大灯熄了,床头灯微亮,床上人呼吸沉酣睡得熟,似乎毫无戒心,颖洛当下判定,这人无害,不过,自己是花钱的客人,怎么桂姐这回介绍来的人不懂规矩,自顾自睡了去?

    趁着酒意唰一声掀开被褥,灯光映出那是一具纤细的少年身躯,黑道大哥啧一声,第一眼间觉得这身躯顺眼,想着原来桂姐送的是个男孩啊,看他露在衣服外的手脚白嫩干净,下意识就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他这人男女通吃,不在乎对方 xi_ng 别,只要合口味就行,虽然还看不清楚少年的相貌,体型这一关已经没问题,他急着想看看对方相貌,往床边坐下,粗鲁的去摇喊对方。

    “桂姐没教你伺候客人吗?先睡着了怎么行?”

    这一喊可带上了黑道悍威的气势,少年从梦中惊醒,几乎是跳起来的,清秀素净的脸在惊慌之中有掩不住的倦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轻呼出一个字,剩余的吞回肚里,凶狠男人吓坏他了。

    颖洛邪邪笑,手指托起少年下巴,清秀的脸有特别的纯净气质,黑黑圆圆的眼珠类似兔子可爱,鼻梁挺直,唇丰如菱而红润,恰巧是他最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桂姐果然了解我。”低声笑,肚腹里尽是满意。

    少年觉得颖洛对他似乎过于亲密了,他天生个 xi_ng 卑怯,也不敢直接拨开男人的大手,只把眼光转开,小小声问:“什、什么事?”

    颖洛心中倒起了疑问,少年稚嫩的如同未在染缸里浸过,不像是敢于上酒店打工的学生;转念一想,或许真是缺钱,所以辗转被介绍到酒店去,看来,得多花一些时间调教。

    或者桂姐打的就是这个主意,这也不错,他喜欢干净的人,更不反对与完全没经验的人上床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少年重复颖洛的问话,不懂这所谓的第一次是什么意思,懦弱的声调微微上扬,听在颖洛耳里,却带着肯定的含意。

    颖洛笑了,他很难得在初次见面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,可这少年天生带了点什么,让他打从心底中意。

    手依旧托着那略偏尖瘦的下巴,却故意地靠近,含带酒气的呼吸吞吐在小而不安的脸上,果不其然,苍白的脸一下羞红起来。

    颖洛感觉到身体快速兴奋了,胯部处因为紧绷而疼痛,酒劲混着色意,他猴急了,立刻往少年的嘴唇亲过去,蛮横的撬开对方的唇齿,登堂入室去触咬少年的舌头,将少年惊恐的呼声给吞到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少年睁大了眼睛,花了好几秒才厘清这男人正做着什么事,忙转头,避开口内横冲直撞的侵略物,如含羞草般退却闪躲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微弱的抗拒。

    颖洛是黑道中人,行事向来狠劲直接,做爱也是一样,怎么可能让少年拒绝自己?又重亲吻回男孩的嘴,手更是强硬由腰部深入对方衣物里头,滑过柔软腹部,往上,指头磨擦着少年 x_io_ng 处软嫩的突起。

    长年握着器械的大手是粗糙的,这样的粗糙会在  xi_ng —a_i 的过程中激起剧烈的感受,颖洛善用这个优点,砂纸一般的指腹在少年淡色而嫩的 ru 首揉戳,感觉到该处微挺。

    “你好敏感哪——”他停止了吻,低笑,手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