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力尽,一个被抽地发干,一个被喂过了头,一躺一趴,都跟死了一样。

    喘着粗气平息了很久,净炀才习惯性地去揉黎忱的发梢。

    “真不敢相信你才二十二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我二十二岁的时候还没碰过女孩子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没碰过女孩子的手,男孩子的身子碰了个遍。”

    净炀摇摇头,“那时候没空谈恋爱,更没空研究自己的性向,不喜欢女人也是工作两年之后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转而又把手往下挪,装模作样地揪了揪黎忱的耳朵,“不像你,没个十几二十段经历,练不出这身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冤枉我,我跟你说过的,在你之前我和一样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碰过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“哥你想夸我技术好就直说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一件事能做熟那都是因为背后有经验支撑,你以为你这张嘴随便叭叭几句我就会信?”

    “都是哥身上攒的,百来次应该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蹬鼻子上脸。”净炀稍微用了点劲。

    黎忱也不气恼,在他耳边吃吃地笑。

    净炀偏头瞧了瞧黎忱的脑袋,眼神幽远。

    “行了,调情归调情,有些事咱两还是得摊牌了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们在一块的时候说的那些事情你还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问工作,不问生活,不谈恋爱,不跟别人有肉体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目前还有几条没破。”

    “一条。”

    净炀一字一句毫不留情,“不说喜不喜欢爱不爱这些事,我没有找对象的打算,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其实也不小,你喜欢一个人那个人肯定也喜欢你这种事存在的概率很小。我直说,我对你没那种感觉。退一步讲,我就是喜欢你也不会跟你搞对象,咱两还是只能维持现在的关系,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,你也没权利管我心里想着谁、我想跟谁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单纯是床伴的关系,我对你很满意,你应该也知道,但是别的不会多,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不公平。所以现在选择权给你,是走是留随便你。”

    “想明白了明天给我发个消息就好,或者要是现在就见不得我把我赶出去也行,一切看……”

    黎忱一只手捂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依旧闷着脸,也不抬头,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不走,就维持之前的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很晚了,哥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.

    不是没处理过这种不太健康的床伴关系,上一段关系,净炀就没给那小孩任何选择的机会,直截了当说了断绝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要是给他选择了,小孩也许会放弃,也许不会。放弃还好,不放弃的话,也许是想尝试通过长久的陪伴来感化净炀。

    但是净炀知道那不可能。

    与其吊着,还不如给人家一个痛快,净炀自知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也并不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一样的,净炀也知道要是给黎忱选,黎忱有那么百分之五十,甚至是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选择留下。

    但是净炀想,黎忱跟他们又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具体哪里不一样,他又说不出,当然肯定不是1和0的差异。

    可能是太讨人喜欢了,没有哪一处是不满意的,就连偶尔的无理取闹看在净炀眼里都觉得有趣地紧。

    讨人喜欢到最大程度的纵容,比如现在这样,准允他像一条八爪鱼一样搂着他睡觉,这在以前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讨人喜欢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