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5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恰好又都无法理解对方的价值观。我觉得事业重要,你理解不了,你觉得和别人睡一两觉没事,心在我这就好,我同样理解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我跟那些人也没什么两样,你这么执着完全是因为我不听话,我难驯服,我更好睡。”净炀说道。“毕竟合拍了大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随你,爱关就关着吧,等你厌了那天我再回去,希望那以后你别再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都不会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关一辈子吧。”净炀望着天花板,一点都不想挣扎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.

    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黎忱扮演净炀扮演的惟妙惟肖,他替净炀回的每一条消息,回复的每一份邮件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怀疑。

    当然促成这种结果的因素很多,比如净炀如今身在国外,国内的友人没事本就不太联系他,工作上他早就把自己摘干净了,也不会有人来问他,他平日也不喜欢跟人视频聊天,直接省去了黎忱很多麻烦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经历,净炀知道黎忱没这么容易放自己走,他疯起来甚至敢人为制造一场车祸,也敢用乙.醚不管不顾地把他弄晕,他总觉得,要是自己哪天真的逃跑成功了,黎忱说不定还会从此化身为一个变态杀人狂。

    是,是他先招惹的他,也是他先渣的他,他认栽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确实也干了不少混账事,如果是老天看不下眼派个黎忱过来收拾他,他也认了,他活该。

    净炀的表现愈发冷漠,日常的生活热情也被消磨殆尽,基本到了只吃饭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论黎忱在不在,他要么躺在床上发呆,要么看着窗外发呆,黎忱唤他他也不应,黎忱想要的时候他就去在床上躺好。

    黎忱也再没流露出那种受伤的表情,也没对他露出过一丝温情,事办完就走,第二天回来接着办。

    几经折腾下来,净炀又生病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病比上次严重很多,他躺在床上意识不清。

    还是发烧,是每次做完没收拾干净,还是半夜被风吹凉的,这些都已经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自上回事件后,黎忱头一次皱了眉。

    明明床上那个才是生病难受的人,黎忱的眉却皱地比净炀还要深。

    黎忱轻柔地把他扶到自己怀里,哄骗似地喂他吃药,净炀吃不了他就换成汤状的药物,一口一口渡着他喝。

    .

    净炀做了个不太好的梦。

    很真实,又觉得有些许遥远。

    是他跟黎忱刚在一块的时候,一天只来上三天班的黎忱像往常一样坐在他办公室旁边的矮几上,下巴搁在木质的办公桌上,百无聊赖地等他下班。

    场景一换又变成了黎忱给他做东西吃,他两都在黎忱那个出租屋的小厨房里,净炀抱着胳膊靠在黎忱旁边,坐着说话不腰疼,一刻不断地指手画脚,一会盐多了,一会糖少了,一会煮太久了,一会又煮生了。

    黎忱哭笑不得,说,“要不你来?”

    净炀当然不,抱着胳膊在那等着坐享其成。

    黎忱又扭头回去专注做菜,没隔一会净炀又开始了,他也不知道为啥,就是喜欢看黎忱气急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才刚准备开口,唇就被黎忱叼住了,“再吵把你煮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玩不起?”净炀笑他。

    一切换又到了净炀家的沙发。

    净炀刚洗完澡,头发还在湿哒哒地滴着水,坐在那处理文件,擦着头发出来的黎忱熟稔地坐到他身后,把他也拢到怀里,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就开始乌拉乌拉地给他吹头发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