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齿,摆出满脸凶相,似是在说——你敢走,吃了你!

    凤如玉轻嗤。

    动念间便瞬移至了朱雀殿中,拂袖布下一道结界将紧随而至的“狗崽子”拦在了殿外:“明日寅时我便下山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管扒在结界上低吼的“狗崽子”,直接关上了朱雀殿的大门。

    殿外,“狗崽子”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殿内,凤如玉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数着天光挨到寅时,凤如玉手搭在门闩上好一会儿,才慢吞吞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门外,青衣修士眼蒙青纱,立在晨光里,对着他浅笑:“凤师弟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凤如玉想笑,眼尾却控制不住地往下落泪。

    又哭又笑地冲到蒙焱身前,扬手一巴掌没舍得落在那张清隽的脸上,便索性跳到蒙焱身上,恨恨地说:“你可也舍得回来!”

    蒙焱稳稳地抱着凤如玉,一点一点吻走凤如玉眼尾的泪,低笑:“我已经尽全力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凤如玉轻哼。

    别开脸,以泛红的耳尖对着蒙焱:“你再磨蹭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蒙焱看着凤如玉低笑:“你就是个小骗子。”

    演的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逼得他的本体信以为真,硬是叫他提前五百年冲破封印,还归人形。

    蒙焱动念间制住恼羞成怒、挣扎着要下山去的凤如玉,把脸埋在凤如玉颈间轻咬了一口,笑道:“别闹,你哪也不准去了。”

    凤如玉哼笑:“你管我?”

    蒙焱轻笑:“不敢。”嘴上说着不敢,手上却是没有半分不敢。

    死木头再也不是木头一块了。

    红晕从耳尖蔓延至脸颊脖颈,凤如玉虚张声势:“狗东西,放开我!”

    蒙焱笑而不语,抱着凤如玉直入朱雀殿,走向云床。

    直至把心心念念的人放到云床上,罩在身下,蒙焱才不紧不慢地道:“不可能。往后余生,你便与我在这朱雀峰上清修罢。”

    他与百里长空定下契约,永生不得离开朱雀峰。

    他信守诺言,但绑也要绑着凤如玉与他相伴。

    凤如玉手脚动弹不得,又恼又羞,涨红着一张雌雄难辨的脸,怒斥:“狗男人,没有心!”

    蒙焱噙着笑,不言不语,只管动。

    以前的蒙师兄是真的好,现在的蒙师兄是真的狗。

    凤如玉含怒一口咬在蒙焱腕子上,咬着咬着便忍不住笑了:“蒙师兄,你这样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蒙焱动作不紧不慢,慢条斯理地替凤如玉宽衣解带:“嗯,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凤如玉盯着蒙焱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蒙焱垂眼,隔着青纱细细端量凤如玉的眉眼,轻声道:“朱雀峰上,有你相伴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凤如玉精于演算天机,擅于揣测人心。

    对蒙焱因何有这般行径心里有数,却偏要故意气蒙焱:“蒙师兄喜欢吃强扭的瓜,可我并不乐意被人强扭。”

    蒙焱莞尔。

    神魂觉醒之后,论揣测人心,蒙焱自忖世间无人能及他,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蒙焱指尖轻动,低笑:“这叫什么?嘴上嫌弃道体正直?”

    凤如玉:“……”这个狗男人,就不该等他千年。

    蒙焱一眼看透凤如玉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拂袖落下云床上的帷幔,身体力行地帮凤如玉认清本心:“你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是愿意的。

    他若是真不愿意,没人能强迫得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,凤如玉嘴上依旧不认。

    不认归不认,凤如玉也没做半分反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