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从窗里看去,山线郁郁葱葱,金色轮廓晕开投下落影的交界点。

    男人正趴在地板上写第一百封检讨书。

    写完扔了,继续。

    “草,”季疏鼓捣一番,想得一个头两个大:“这玩意怎么写来着?”

    季老板写情书引经据典,让人写欠条也在行,至于写检讨信,见鬼。

    “手机,手机呢?”他扭头一看手机又没了信号,烦躁得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当初他真想以死谢罪,作死完了,却又临时后悔。

    死了,他可再也见不着时燕人了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。

    但是这样一闹,他好死没死成,按照他对时燕的了解,时燕恐怕再也不会搭理他。

    用叶尹的话来说,他现在怂成一条彻底的怂狗。

    还是一条毁容了的丑狗。

    旁边就有镜子,不用看都知道这张脸上多了道疤,丑了。

    时燕看见,要是不喜欢怎么办?

    没了漂亮的脸,他拿什么去勾引时燕。

    他抱着像颗小媳妇儿委委屈屈的心,每一天踌躇着,都害怕去面对时燕。

    就这样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窗户外面可以看见无云的天。

    季疏枕着胳膊闭上眼,呼吸起伏,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身后,光线一点一点弱下,又重新亮起........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季疏抻开胳膊,眼睛一怔,就看见时燕坐在床前,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没动。

    时燕微倾下身: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今天穿得很漂亮,修身的漆色西装,宝石蓝的袖扣,衣领上还系着方巾。

    季疏咧开嘴,刚笑了笑,忽然余光瞥见身后他黑压压一帮人。

    “............”季疏笑一僵,第一个反应夺门而出!

    时燕挑了挑眉:“跑?”

    却也不拦他。

    一人抬腿飞踢朝向他!

    季疏毕竟身上的伤还没好,抱着脑袋上蹿下跳找方向跑,没过几招,就被抓住肩膀掀翻甩出个漂亮的弧度,下巴重重落了地。

    那人抓着他的脖子,询问时燕:“老板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时燕拖了把椅子过来,坐着闭上眼睛,悠悠道:“打。”

    “真打?”季疏一愣,哭丧脸:“小叔叔?”

    时燕恍若未闻,伸手捡起地上的纸团,一个字一个字看去,瞳孔微微生笑。

    检讨?

    他仔细折起来,收好。

    还真是挺有意思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季疏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时燕盯着他,要他写一万次检讨,也不给饭吃,他抄到手抽筋,还得一边单手撑地一遍一遍念:“我,季疏,发誓从今天以后再也不跑,不装死,不做违法乱纪的坏事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谁写的这段话。

    外面看起来杀气腾腾的一般人支着耳朵听见了,齐刷刷没忍住笑。

    时燕撑着颔,问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季疏回过头,一眨不眨地看着他:“我这辈子都不跑了。”他手爬着凑到时燕跟前,鼻尖凑近,认真道:“真的,我这辈子都不跑了。”

    时燕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像是想了无数次那样,小心地,斟酌问:“季疏,在你心里,我在哪儿?”修长的指腹堵上他嘴:“我并不好看,也不年轻。你.........”

    季疏噗嗤笑了声:“说得对,我当初也觉得你又冷又闷,既没漂亮的脸,也没有外面那些人那样会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