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退了进去: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清理门户,为小温报仇!”

    随着林珞动作的停止,杜亦川的身体如同被点燃的纸张,从心口出化作一团火焰,逐渐向外蔓延,最终化作一丝灰烬,被寒风吹散了。

    像是这个人从未出现一般。

    另一边,杀阵引来一道道天雷,一次次劈在林珞的身上。

    温念超林珞冲了过去,想帮她分担一半的天雷,却被林珞扔出来的一个物件逼退回去。

    是那枚凤血石的吊坠,一半鲜红,一半奶白。

    她疼得说不出话,只能留给温念一个口型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说两个字:等我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半年后

    瑶檬敲响了林珞家的房门,想着今年张麻子,哦不对,人家本名张希泠,玉米丰收,来送一些给温念。

    但却被温念一个传音符咒给赶走了,说自己忙得很,顾不上接待,东西留下,人走吧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小时,门被打开,一个红色的胳膊把东西拿了进去,就赶紧合上了大门。

    屋里的床上,刚刚回来的林珞,因为体力消耗太大,浅浅睡去。

    开门的声音把她惊醒。“怎么了?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没谁,送外卖的。”温念也熟悉了这里的生活方式,明白了何为外卖,何为快递。她带着自己刚刚熬出锅的红枣桂圆粥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阿洛怎么醒了,不再睡会?”滚烫的吻落在林珞的额头上,湿热的温度显得不真实。

    她们都再次成为了人,靠着前世藏起来的那一缕魂魄。

    “饿了。”林珞说。

    “巧了,粥刚好,红枣桂圆补气血,我还特意给你加了糖,阿洛尝尝。”温念舀了一勺,试了温度才送到洛清越的唇边:“好喝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林珞点了点头:“很甜,很好喝。”

    良久,林珞突然开口:“你是怎么知道,我的魂魄藏在送你的琴弦里的?”

    温念宠溺地点着林珞的鼻尖:“阿洛自己告诉我的啊!”

    就在林珞与杜亦川同归于尽之前,身为凡人的她,随手拨弄温念幽咽凝的琴弦,不仅没有受伤,反而声音极其优美,她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怎么知道我的魂魄藏在那凤血石的坠子里的?”

    林珞轻轻笑了一下:“也是你告诉我的啊。”

    这温念,不论前世今生,走哪都吵着自己,让自己带着那枚坠子。前世挂在贴身匕首末端,今生挂在车的反光镜前。

    那坠子也是有灵性,遇见自己说什么也要跟着,哪怕是以五块钱的身价被卖了,倒真符合她温念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阿洛,你休息好没有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温念将碗放下:“我可是等了你七百年,我也饿着呢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另一边,瑶檬回到家,张希泠看着她一惊: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玉米还没熟呢!”

    “嗐!别提了!”瑶檬摆摆手:“这俩人,刚刚同时做回人,光天化日朗朗乾坤!就白日宣淫!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嘁!”张希泠冷哼一声:“又不是昨天晚上你缠着我不放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瑶檬整个人贴了过来从后面揽住了张希泠的腰:“看来是我昨晚服务不到位啊,今晚继续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希泠的视线落到瑶檬妩媚的面容上微微低下了头:“我不是张家大小姐了,我现在只是个叫张麻子的村妇,我……你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瑶檬什么都别说,直接吻上对方的唇:“我答应过你,会一直陪着你。我只守着你。”

  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